唐三中文网 > 红楼之娇妻美眷 > 第652章 连环谋琪官幻郡主;计中计宝玉成内侍(八)

第652章 连环谋琪官幻郡主;计中计宝玉成内侍(八)

    第一八四章:连环谋琪官幻郡主;计中计宝玉成内侍(八)

    宝玉帮着南安王爷解了围,随后又听城中起了乱子,紧忙拍马进城,才出城门洞子,就见张指挥正同一人大战。当下不敢怠慢,催马一进,换下张指挥,敌住那员裨将。接连三招迫退对手,回身对张指挥道,“快迎王爷进城!”

    原本正喘息的张指挥听了宝玉这一句,心知外面也已经得手,瞬间驱赶走了失利阴霾,忙指挥手下,把城门洞子清理出来。接着兵士两翼一分,等南安王爷先头进来,这才带手下给宝玉压阵。

    南安王爷一边命手下赶紧寻兵器,还不忘看眼宝玉战况。只是一眼,心里便以有数,知宝玉必胜,便不计较,一面分手下上城墙压顶,一面收押方才张指挥带人捉到的俘虏,还不忘把阵型展开了,又吩咐关上城门。

    那裨将见对面人越来越多,又知不是宝玉对手,不由慌了手脚。宝玉趁机手上一紧,寻个破绽,将其走马活捉过来,命人捆了。张指挥见宝玉力胜,挥手率先杀了出去。原本便不多的叛军一哄而散。

    宝玉忙招呼住性起的张指挥问道,“这裨将哪来的?”

    张指挥道,“想事身份不够,没能赴宴,却也得了酒,躲了哨所里自饮,咱们这边一乱,才惊了他。”宝玉见那裨将神情,知道张指挥猜对了。便点点头。

    南安王爷提马上来道,“东城门算是肃清了,只是余下的三门,还个校场该如何?”

    宝玉道,“校场那边算是势均力敌,余下的几个城门却也不急罢!”

    南安王爷道,“至少南北两门很急的。”

    宝玉道,“方才那些人还敢回来?”

    南安王爷道,“里面到底怎么样,他们不知的,哪里会不回来了。”

    宝玉道,“既是这样,我这便带人去北门……”

    南安王爷道,“虽是急,却也不比如此。这会子应先收拢人马,再寻兵器,才好一战。”

    宝玉轻拍了下脑袋,“只顾着急,却是忘了兵器了!”说着话,宝玉想了一回,“不如这样,张大哥带人守在此处。我与王爷先回王府,接了人便去校场,那里兵器可是不少的。”

    “如此最好!”南安王爷答应一句,又叫过张指挥吩咐,命他带领本部,以及自己手下五百左右有兵器的兵士,凑足一千之数,守护城门。张指挥看了宝玉一眼,紧忙领命。南安王爷又道,“趁着咱们没走远,赶紧取了那边滚木雷石把城门洞子堵死了。人都上城墙,弓手压制便可。”张指挥觉得此法极妙,又谢了一回。

    宝玉知南安王爷善守,当日孤城都守了多日,不是陈家人带了,叛军想取城怕是难了。这会子听其对张指挥面授机宜,自是可以放心,如此指明方向,率先打马下去,以便让仇都尉,柳湘莲等有个准备。

    哪成想才到王府墙外,便听了喊杀之声。不由一急,弃马跃上高墙,这才看的分明。只是心里不解,没见这小王府里藏了这些个人,尤其还这些个好手。旁的不说,只与柳湘莲捉对的这位,没蒋玉菡一边打下手,怕是早也败了。

    眼见柳湘莲倍加吃劲儿,宝玉忙跳下去,寻机入了战团,扇子一挡,顺势把柳湘莲和蒋玉菡靠在身后,这才近前与那人战了一处。柳湘莲见宝玉回来了,不由松了口气,示意蒋玉菡赶紧进屋,这会子算是明白了,那酒虫大王还有用的。

    经历几回鏖战,宝玉身手早已今非昔比,加之对手又与柳湘莲对拆已久,如此别看其不凡,却也难挡宝玉手中扇子,只是七八个回合,便被一脚踢倒了,在想起来,却也难了。廊下压阵的仇都尉见宝玉胜的轻松不由欢喜,命手下人往上一扑,把那人捆了起来。

    余下人见自家头儿如此轻易便被捉了,哪里还不慌了,夺门便走,不想才到外院,正撞上赶过来的南安王爷,在想回身,宝玉,仇都尉,柳湘莲带人也已追了出来,两下一夹,又抓了几十俘虏。

    眼见稳住局面,宝玉忙问柳湘莲道,“哪里出来的这些个人,怎么还打起来了?”

    柳湘莲道,“怕是这大王的卫队了,方才都聚了门房里吃酒,醉的不成,不是来人报信,说城外闹起来了,怕是这边还不会醒的。可这一醒,便带人来寻他们主子,我们哪里会依了?这才动了手。所幸仇都尉来的及时,带人压住阵脚,蒋兄又出来帮忙,你回来的也不慢,不然也就不用说了。”宝玉轻呼了口气,运道真真不错了,不是柳湘莲和蒋玉菡两个的话,这一回怕是险了。

    南安王爷和仇都尉是熟人,两个商量一回,忙对宝玉道,“紧着去校场取了兵器才是,护好粮草,好夺余下三门。”

    宝玉也不敢怠慢,同柳湘莲回身进了内院招呼一回,带人又进了上屋,卷起那醉猫大王赶紧走。蒋玉菡带了四个宫女紧随其后。到了外面,宝玉让柳湘莲引路,自己寻了马匹,拖在后面。一路上,撞见出来探看的人便捉,等到了校场,又捉了几十个。

    守护校场的几个指挥使一见宝玉来了,笑着报功,宝玉忙问了一回,原来这几个守备也有办法,得了美酒炫耀一回,西海兵士自是羡慕不成?几个指挥使便说一起痛饮,那边推让一回,也便应了,结果是有心算无心,兵不血刃拿了几个当头的。蛇无头不行,鸟无头不飞,少了主将的兵士瞬间被抓个干净,等那些个睡着的就更惨了,生生被堵了被窝里了。

    南安王爷听完笑道,看来这御酒果是不凡。仇都尉心知这是有故事,忙问了一句。南安王爷道,“我哪里也是借助这御酒,才得了几百条枪,不然竟也不必说了。”宝玉也好奇,。忙追问一句。

    原来:因城中喜事,多数将官不肯出城领下押送活计,加之又是自家腹地,想也无事,便随意打发些个老弱病残来押送南安王爷这些俘虏。加之面前多是手下败将不肯上心。南安王爷自是看在眼里,等宝玉送酒出来,走了段路同样用起计来,只说分些御酒与那些人,结果骗了几百人近前,被南安王爷训练有素的手下夺了兵器过去。这才拖到宝玉到来。

    仇都尉听完一笑,也赞御酒之功,宝玉听完却是一皱眉,忙着问道,“为何不见他们回城报信?”

    南安王爷道,“不是你捉了令兵?”

    宝玉道,“我哪里见了令兵呢?”

    南安王爷道,“眼见着他们发了令兵出去的,怎么不见?”

    宝玉道,“不会是没走东门罢?”

    南安王爷道,“不会了,走东门最近最快。哪里会不走了?”

    仇都尉道,“这会子他们大王被俘,如此还是先夺门才好。”宝玉和南安王爷具是一叹,被校场顺利冲昏了头啊!想着来提兵护粮,寻兵器夺门的,结果一高兴,都忘记了,好在这仇都尉警醒。

    宝玉忙对仇都尉道,“这里还要劳烦大人坐镇,我与王爷分别带人去南北二门!”

    南安王爷也对仇都尉道,“此处非你不可,有你在,我们也好安心。”仇都尉知道不是推脱之时,忙着应了。宝玉又让柳湘莲和蒋玉菡留下帮忙。这二人经过方才一战,也知不是说笑的,忙着应了。宝玉和南安王爷二人,各引一哨人马扑向南北城门。

    

  http://www.jlgill.com/honglouzhijiaoqimeijuan/1041146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lgill.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jlgil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