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网游之成为BOSS > 第579章 帮他

第579章 帮他

    老邓此时呵呵一笑,正欲说出个名字出来,而白玉京心中一凛,正以为他会说出茅十八的名字出来,却不想老邓和胡子在不觉之中对视了一眼后,由一旁的胡子说道。

    “折戟沉沙。”

    折戟沉沙?

    魔剑道公会会长?

    这怎么可能?

    一连数个念头顿时就在白玉京脑海中凭空而生,几乎是打破了他之前所升起的所有疑问,但是很快白玉京就意识到不对劲,毕竟老王等人的身份是被狄飞惊给道破了的,而老王等人虽然没有明着说他们是茅十八派来的,但也等同于是默认了,这和现在老邓、胡子的话形成了冲突。

    “魔剑道公会的人跑到崆峒山来做什么?”

    白玉京心中疑问不断,当即就中宫直入想要探听到最关键的讯息,但老邓等人又岂能事事都依从白玉京的心愿呢?

    “白兄弟别急嘛,我的意思是说,折戟沉沙参与了崆峒山的众多事件,他可能就是主谋之人,但魔剑道公会肯定不是。”

    老邓的话说的稳稳当当,听上去像是一句模棱两可的话,但其实内中言语如果换做是狄飞惊在场又如何能听不出来呢,但遗憾的是,白玉京就是没有听出其中的究竟。

    “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此时老邓和胡子的心中也在想着这四个字,他们之前所说其实不过是一种顺水推舟的正常思维罢了,就好似几个人坐在一块讨论问题,既然是讨论问题,那就是把问题掰开来一部分一部分的谈,当所有问题都有了一个明确的方向和大致的结果后,然后再汇总起来得出一条清晰的脉络线索。

    而之前老邓的几个问题以及回答都只是片面的在诉说事件中单一线索存在的可能性,只是可能性而已,但白玉京却因为这种可能性而暴露了他所知不多的盲点,或者说此时的白玉京已经完全的进入到了老邓的节奏当中。

    什么意思?

    老邓此时心中暗笑,还多少有些不屑的味道,既然你白玉京不知道是什么意思,那这个意思自然就由我们兄弟几个来告诉你好了,但至于我们会说出怎么个意思,那就要靠你白玉京自己去查证了。

    “呵呵,白兄弟和永夜、茅十八等人的关系那么近,应该知道永夜和茅十八已经分道扬镳的事情了吧?”

    听到这话,白玉京的心中顿时就是一沉,果然,永夜还是走出了这一步,这一步非常关键,甚至可以说会彻底的改变当今豪侠的局面也未必没有可能,要知道茅十八的关系网在过去是非常复杂的,他能够在这种复杂的关系当中混的转,很大程度上都是因为其左右逢源的缘故,而如今,茅十八和永夜分道扬镳,折戟沉沙的介入,乃至他白玉京和狄飞惊的介入,现如今红袖添香公会的人也介入了,这么多强大力量的介入,无论茅十八想要做什么,如果他今后还将继续做下去势必会付出更多的心力,而如果他就此退一步甘愿放弃的话,豪门公会未必会见好就收。

    所以,白玉京此时的心中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只不过这个他想要的答案是建立在老邓告诉他那个“什么意思”的答案之上的。

    白玉京和老邓等人分开之后,这才想起来,他其实一开始并不是去探听茅十八和老王等人的秘密的,而是去打听名剑风流公会和丁春秋拿下活动记录这件事的,但似乎这件事也有了答案,毕竟红袖添香公会的人插手了,豪门公会里的中流砥柱的确有能够刷新任何活动的记录,不过白玉京此时的心中却还是充满了疑惑,他意识到自己或许需要跟狄飞惊联系一次,至少问一问他对此的想法。

    不过很快,白玉京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他之所以不跟狄飞惊联系,也没有告诉狄飞惊自己眼下在做什么,就是想让狄飞惊单独去调查这件事,用狄飞惊自己的方式去调查。

    而且这段时间以来,白玉京也感觉的出狄飞惊对自己这个保镖的依赖,正是因为白玉京强大的实力给了狄飞惊绝对信任的感觉,所以让狄飞惊的行事风格都变得有些大无畏了。

    尽管这种大无畏是白玉京想要看到的,一个人自强了才会自信,如果他弱不禁风、一吹就倒,怎么可能建立起强大的自信呢?

    但是这种因为外力而被迫变得强大的感觉并不是原本的那个狄飞惊,或者说白玉京之所以退出圣光荣耀公会就是因为他的性格和为人处世的风格所决定的,而如今白玉京将他自己的性格和风格强加在了狄飞惊的身上。

    白玉京继续去调查他那边的情报,而此时的狄飞惊却已经通过他的方式跟十八大和雪儿两人打的一片火热了,或许十八大和雪儿也是有心想要接触狄飞惊的缘故,所以双方也算是聊得非常投机。

    在这段时间里,狄飞惊对于崆峒山发生的事情守口如瓶,几乎是一字不提,也算是他之前兴奋之下漏了口风的弥补措施,因此虽然表面上看上去他们相处的很是融洽,但彼此间的虚伪也是心照不宣的,但要说这种虚伪就是不真实的表现吗?

    至少,狄飞惊并不介意这种虚伪,哪怕是为了他的公平而不得不虚伪也无妨,尽管这看上去很矛盾。白玉京虽然下落不明,但没有白玉京,却多了十八大和雪儿这两个保镖,狄飞惊的心情畅快了许多。

    崆峒山的事情到目前为止已经较为明朗了,除了狄飞惊不知道红袖添香和魔剑道公会的事情外,可以说事情整个的模样已经尽在狄飞惊的脑海中了。

    但是,这个脑海中的脉络理顺容易,但是想要摊开来处理却是毫无头绪,毕竟他狄飞惊没那么号召力和公信力,根本不可能让事件按照他的意愿来发展,而且这不是一两个人的意愿,而是几百上千人的意愿,狄飞惊能够说动湮灭、小蝶的方式在崆峒山行不通。

    不过狄飞惊的心中有一个想法,其实这个想法他之前就曾经去实践过,当然结果因为各种外部因素而失败了,而这会他看了一眼身旁的十八大,这个想法不禁又再度蹿升到了脑海中。

    “十八大,你们会长是不是让你们暂时能听我指挥?”

    憋了好一阵子,狄飞惊终于是有些厚颜无耻的说出了这句话,其实他本是不好意思这么说的,毕竟大家还算是萍水相逢,哪怕是有点关系了,这种话也未必说的出口。

    却没想,十八大闻言,先是一怔,但随即就哈哈大笑了起来,随即正经说道。

    “当然了,抛开会长不谈,就算是我也很想结交一下飞飞你这个小兄弟呢!”

    听了这话,一旁的雪儿抿嘴一笑,也说道。

    “飞飞你有什么想法尽管说,我和十八哥无不遵从。”

    听的他们这样说,尽管狄飞惊有些惊奇,不过他的心中却笃定了许多,他要的就是他两的这句承诺,只要有这句承诺,那接下来他就好办了。

    狄飞惊不想梦孤城插手崆峒山的事,是因为他怕梦孤城一旦插手了,就会按照自己的意愿来处理这件事,甚至是会以一种梦孤城自以为是的保护狄飞惊的先见之明来进行,一旦梦孤城有了这种想法,就意味着在梦孤城的心目中,狄飞惊对崆峒山的现状已经是一筹莫展了,他没法子了,既然狄飞惊没法子了,那梦孤城做事就不会有任何顾虑。

    不管梦孤城插手的最终结果是什么,都不是狄飞惊想要看到的,而且他多半也猜想的出,肯定是动用豪门公会的非常手段来进行肃清和镇压行动,务必要让狄飞惊和他代表的一梦孤城公会夺回面子。

    不能找梦孤城,同样的小蝶也不能找,况且狄飞惊也不想拿这件事去麻烦他的“姐”,算来算去,唯一还算有点交情或者说有点小恩小惠可以交易的就只有青阳所在的银翼山庄公会了。

    只是狄飞惊没有想到,银狐居然这么上道,对自己如此重视,竟然会把自己手下最得力的两个人都给他派过来。

    当然了,狄飞惊也不是傻子,他当然也很清楚,豪门公会自有豪门公会的行事风格,就算十八大和雪儿是来帮自己的,但他们未必就会事事听从自己的安排。

    不过狄飞惊要的就是这个结果,如果说十八大和雪儿真的什么都听他的安排,狄飞惊反倒是不敢动手去做了。

    “那好,我想帮茅哥,不过我想茅哥应该不需要我的帮助,因此这件事我们只能自己来做。”

    狄飞惊一开口,十八大和雪儿就是愣住了,狄飞惊口中的茅哥自然是茅十八无疑了。

    “飞飞,之前难为你的那个老虎不正是茅十八派来的人吗,为何你还要帮他?”

    十八大的疑虑很正常,不过狄飞惊却是笑着摇摇头说道。

    “我没觉得那个老虎是想要为难我的啊!”

    狄飞惊的话让十八大和雪儿又是一愣,两人都是面面相觑,不知道狄飞惊因何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如果老虎不是来为难他的,那狄飞惊又为何要找青阳搬救兵呢?

    不过很快十八大就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老虎虽然并不是来为难狄飞惊的,但是有老虎的存在,却是限制了狄飞惊的行动自由,虽然说贴身保护这就是一名保镖该做的事,但是老虎是受雇于茅十八而不是狄飞惊,狄飞惊这个受保护对象的话老虎是不会听从的。

    十八大沉思了片刻,这才微微点了点头后说道。

    “你想怎么帮?”

    银狐和茅十八发生矛盾的那会,十八大没在襄阳城,而是远在西大陆的唐家堡,所以他并不清楚状况,虽然后来公会里有人说起过这事,但十八大也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当然了如果银狐说要去针对茅十八,十八大一定会去做的,不过银狐却并没有在茅十八的问题上费太多的神,所以十八大和茅十八之间并没有半点关系。

    “我感觉夜哥要动手了。”

    就在十八大和雪儿等着狄飞惊诉说接下来的行动时,却没想到他没头没脑的又冒出了这么一句话,也饶是十八大的思维开阔,好半天才想明白狄飞惊口中这个“夜哥”是谁,而当他刚听明白之后,眉头也是立刻就皱了起来。

    “你是说永夜,魔剑道公会也要插手?”

    提到魔剑道公会,在场的三人脸色都有点不好看,如果说他们还要讲那么一点道理,或者说是江湖规矩的话,那么魔剑道公会的向来无法无天惯了,就算没占理他们也会强行的把道理给拐骗到自己家来。

    “不清楚,就看永夜打算做到什么程度了。”

    永夜之前来崆峒山的想法和行为大相径庭,一开始就连狄飞惊都觉得永夜只是想来好生调查一番的,却没有想到永夜压根就没有想要调查的意思,既然茅十八你说我永夜阻止不了你,那我就阻止给你看!

    永夜的行为完美诠释的网游中杀人PK的真谛,能动手绝不跟你逼逼,先把老王那群人杀了个遍,然后眼见不顶用也就拍拍屁股一走了之了。

    永夜走了,尽管并不是因为他的杀戮才留下的烂摊子,而是崆峒山本来就已经乱的可以了,但是永夜的行为却因为附带上了狄飞惊和白玉京这两人,也让狄飞惊和白玉京现如今在老王那里的形象被打入了谷底。

    所以,狄飞惊眼下想要重新拾起老王等人对自己的信任怕是很困难了,就算一码归一码,但你心中是这样觉得的,但别人却未必是这样觉得的,你狄飞惊既然是永夜、白玉京的朋友,那么不管你是不是茅十八的朋友,我们最多就是跟你不相往来,也不会再上你的当了。

    原本狄飞惊是想去找老王等人,但眼下这条路走不通了,所以狄飞惊才退而求其次找上了银翼山庄公会的人。

    永夜要来,不管他是一个人来,还是带着魔剑道公会的人大举入侵,狄飞惊总有一种感觉,就在这几天当中了,狄飞惊并不知道当初茅十八和永夜之间的那个矛与盾的故事,更不可能明白这两人所追求的境界和突破瓶颈的方式是什么,但是狄飞惊却很清楚,永夜想要打败茅十八,甚至是想要彻底的打败茅十八,靠他一个人的力量是不行的,他只能依靠其他人的力量。

    

  http://www.jlgill.com/wangyouzhichengweiboss/121250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lgill.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jlgil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