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医品太子妃 >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章相出马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章相出马

    一秒記住『爱♂看÷5200→』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最快更新医品太子妃最新章节!

    兴国侯夫人蒋氏居然死在了刑部,这事朝野震惊。

    一些得了消息的官员都往刑部来,一个个过来查问此事,只是一个寻常的传唤做个笔录,怎么会出现这种骇人听闻的事情,谁也不敢相信。

    刑部被人插手了还是蒋氏真的是自尽身亡的。

    把消息收笼之后,刑部尚书带着文溪驰一起进宫,去了皇上的御书房,跪在皇上面前请罪。

    皇上脸色铁青的看着眼前的折子,气的不轻,这么一件小事居然还引起了轩然大波,看完之后,折子被扔了下来。

    “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你这刑部衙门,难不成连这样的小事都办不好,这样的一个人居然就死了!”

    “皇上息怒,这事听下官禀报。”刑部尚书脸色虽然苍白,言行还算平和,“蒋氏进刑部的时候,脖子上就有勒痕,她之前说是兴国侯对她下的手,兴国侯说不知道,可能是她自己下手,故意要害兴国侯的,当时她既然敢这么做,眼下应当也是可以的。”

    “你是说蒋氏是为了报复兴国侯才撞墙的?”皇上冷声道。

    “为臣觉得可能跟之前的事情一样,她就是想故意的闹出一些事情来,没想到弄巧成真了。”刑部尚书想了想道。

    “也是为了邵靖?”

    “这个……”刑部尚书迟疑了一下道,“监听的人说,蒋氏很恨宸王妃,说蒋氏得知女儿死了,也跟宸王妃有关,之前宸王妃还特意的去给蒋氏说了邵宝林的事情,兴国侯府的下人可以做证,为臣觉得,这事跟宸王妃也有关。”

    监听禀报的就是这样的,听蒋氏的意思,对于宸王妃也是极恨的,突然之间听到女儿死了的消息,任谁都承受不住,之后清醒下来,对于原本就有隔阂的隔房侄女心生怨恨也是可能的,至于撞墙,就冲她之前在脖子上弄出勒痕,还有什么不可能的。

    “皇上,为臣觉得这事跟宸王妃没有关系。”文溪驰向皇上磕了一个头,道。

    “为什么?”皇上抬眼问道。

    “为臣觉得这事跟宸王妃没关系,是因为其中关键的几点,监听的虽然说是听到蒋氏对宸王妃怨恨,说宸王妃是故意把邵宝林死了的消息告诉蒋氏的,以激得蒋氏发狂,做出有损于兴国侯府的事情,但是这只是兴国侯府的片面之词,听说今天宸王妃去往兴国侯府,还是兴国侯府的意思,并不是宸王妃主动上门的。”

    “京中的人都知道兴国侯府对宸王妃不好,也没把她当成真正的亲人看待,既便如此,兴国侯府有事,宸王妃第一时间就去了,至于蒋氏之前一直被关了起来,宸王妃和兴国侯府的关系不好,想去探望没人引领可不行。”

    “兴国侯府的要求,兴国侯府的人引领过去,之后事情都推到宸王妃的身上,又是兴国侯府的下人证明,皇上您觉得这事可信吗?”

    文溪驰不慌不忙的分析道。

    这么一分析,宸王妃似乎是落入了别人的算计中了,皇上的脸色沉凝了下来。

    “宸王妃被暗算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为臣不知道宸王妃是不是被暗算了,但之后蒋氏在门口嚷嚷,又说兴国侯杀了前国公世子和卿华郡主,正巧被宸王殿下听到,才被送进刑部的,这事如果真查起来,兴国侯也逃不了,如果是真的,恐怕整个兴国侯府都会受牵连。”

    文溪驰抽丝剥茧。

    “邵靖为了逃脱罪名?”皇上的心头一动,忽尔问道,眉头用力的皱了起来,如果真的是这样,兴国公世子邵江可就是死在邵靖的手里了?

    不只是邵江,还有卿华郡主?

    “为臣不清楚,为臣只知道蒋氏如果不是自尽的,那就是有人故意下手毁灭证据,这个毁灭证据的人,当然是对他最有利的人。”

    对谁最有利,邵靖?

    蒋氏在门口这么一嚷,邵靖立时就牵扯在内,又是被宸王送进刑部的,刑部必然会调查一番,纵然觉得这事不太可能也一样。

    这也是蒋氏被带到刑部做笔录的意思,否则以她的身份,又岂会这么简单的被人带走,不过要求带人的是宸王,别人哪里还敢说什么。

    御书房里除了刑部尚书还有章相在,这时候也沉默不语,听文溪驰的话这么一梳理,是邵靖利用了谁的势力暗中对蒋氏动手了?

    如果这是真的,再往深里想,邵靖是真的对自己的亲哥哥下手了?

    章相的目光落在文溪驰的身上,这话也真敢说,若是自己和文相两个说,必不会说的这么直接,还应当更婉转一些,必竟还是年青人啊,总是求取心过于的盛重了一些,章相暗中摇头。

    觉得文溪驰激进的很。

    “清查此事,章相,这事你去处理!”皇上沉默了一会,怒声道。

    刑部出了这么大的纰漏,对于刑部尚书皇上也不放心,让章相去处理这事,监管着刑部尚书。

    “为臣尊旨!”章相点头接下了此事。

    带着刑部尚书和文溪驰出了御书房的门,待到了外面,刑部尚书才重重的松了一口气,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这事情发生的太过于骇人听闻。

    “麻烦章相了!”刑部尚书向章相拱了拱手。

    “无碍,原本就是为皇上效命,还得劳你为我讲讲当时的具体情况。”章相一脸和缓的笑道,摇了摇手。

    “这事起初是宸王派了人来,正巧文三公子在,我就让他先过去,宸王殿下的意思既如此,做个笔录就是,没想到居然会惹出这样的事情来!”刑部尚书头疼的很,蒋氏死在刑部,这事还真不好办。

    “那你跟我说说吧,我们一边走一边说。”章相拍了拍文溪驰的肩膀道,他跟文相多年同朝,虽然两个人表面上一向不对付,各自政见还不同,但私交还算可以,文溪驰在他眼中就是子侄辈的。

    “是,下官明白!”文溪驰点了点头,目光却绕过章相的身边,落到前面的一个转角处。

    转角处一身玄色锦袍的楚琉宸走了过来,俊美的容色在阳光下透着几分轻薄的笑意,神色安然,一点也没有被蒋氏之死影响到。

    (本章未完,请翻页)

    章相和刑部尚书也看到了,两个人等着楚琉宸过来向他行礼:“宸王殿下”

    “章相和尚书大人可是为了蒋氏的事情?”楚琉宸停下脚步,问道。

    “正是。”章相接了话。

    “叔皇在生气吗?”楚琉宸伸手指了指御书房方向。

    “皇上很生气!”章相点头,叹了一口气,“这事还真是奇怪,蒋氏怎么就莫名其妙的寻了短见了呢。”

    “谁知道啊!可能是觉得死了给儿子的好处更多。”楚琉宸不以为意的道,看得出他对于蒋氏之死并没有放在心上。

    章相的目光落在楚琉宸的脸上,审视着他,这位宸王殿下其实之前并没有入他们的眼,先皇嫡子再加上身体病弱,就算有心也没那个力,得皇上和太后娘娘的宠爱又如何?

    如今却不得不正视他,什么时候这位宸王走到了众人的面前,而且还是以这么不可挡的姿态,他们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他的目光不经意的对上了楚琉宸的目光,眸光深沉,幽黑的仿佛两弯墨色的深潭,仿佛可以灭尽无尽的光芒,心头不由自主的一跳。

    “章相可还有事,一直看着本王?”楚琉宸直面章相笑问道。

    章相反应也快,微微一笑:“宸王殿下的气色似乎又好了许多了。”

    “身体调治的差不多了,以往的样子让章相见笑了。”楚琉宸似笑非笑的道。

    章相心头一跳,急忙道:“这有什么可见笑的,殿下的身体好了,是整个东苍国的福气,王爷请便!”

    “章相客气了!”楚琉宸细眯了一下眼眸,看了一眼沉默不语的文溪驰,往御书房而去。

    章相几个转身往外行去,一路上章相没有问文溪驰什么话,文溪驰也没主动提起,刑部尚书看了看他们两个,发现他们两个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也就住了嘴,其实他也是一心的烦恼,这事怎么就闹成这个样子的呢!

    楚琉宸进到御书房,看皇上一脸恼怒的坐在书案后面,还在生气。

    微笑着上前一步,向着皇上恭敬一礼:“见过叔皇!”

    “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见到是楚琉宸,皇上脸上的怒意微收,问道。

    “听闻蒋氏出了事情,儿臣特意来问问是怎么回事,原本这事就是由儿臣惹出来的,让叔皇跟着烦心了!”楚琉宸温和的道。

    “这事跟你没什么关系,邵靖……邵靖……”皇上恼怒的道,兴国侯府自打邵江去了之后,越发的不成体统了,眼下居然还弄出这样的事情,“连自己府里的事情也弄不好,一看就是一个没用的。”

    这话楚琉宸没接,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下,喝了一口小太监送上的茶水,才缓声道:“叔皇,蒋氏在兴国侯府门口说兴国侯害了前兴国公世子和卿华郡主,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邵靖的本事也实在太大了一些吧!”

    邵靖的背后有人?皇上的手按在书案上,立时不动了,脑海里显现出来的是这句话。

    (本章完)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www.jlgill.com/yipintaizifei/115198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lgill.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jlgil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