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九天 > 第一百四十八章 下手太没轻重了

第一百四十八章 下手太没轻重了

    “嗯?”

    已欺身抢到了方贵身前,朝着他一刀斩落的屈真幻,本来心底也微觉傲然。

    这一次与方贵动手,虽然兔起鹘落,皆在电光石火之间,但方贵施展了出来的这几道法术,威力却实在惊人,无论是火鸟术,还是小雷鞭,又或是他后来施展出来的冰箭术,威力之强,皆是屈真幻从未在练气境界修士之中见过的,只不过,纵是这些法术再强,也弥补不了方贵肉身虚弱的事实,还是被他一步一步,强行破开法术,冲到了他身前来……

    这应该算是方贵自己的失误。

    按理说,他应该躲在一群同门中间,在众人的保护之中,一道一道的法术打出来伤人,如此才没有后顾之忧,但偏偏这小儿只带了一条怪蛇,便敢来直接硬拦自己与项鬼王的路,这却是以己之短,攻敌之长了,凭自己的本领,若拿不下他,才是个笑话!

    而今,怪蛇被项鬼王接了过去,自己又到了他身前,方贵怎么都是一个死字。

    近身之下,黔驴技穷,他还能怎么做?

    可饶是如此,屈真幻看到了方贵的反应,还是忍不住一呆。

    冲着近了身的屈真幻,方贵不仅面无惧色,反而有些得意的笑了起来!

    ……

    ……

    “呼喇喇……”

    迎着屈真幻的一刀,方贵似乎毫无避让之力,身法挪腾,与肉身力量相关,方贵如今肉身虚弱,根本没有那么快的速度闪过这一刀,但也就在这时,方贵忽然猛得捏起法印,随着一身灵息狂涌,在他身边,忽然出现了一道狂风,突兀的旋转在了他的身周……

    十字法类里面的风字诀,大披风!

    这一道法术,乃是凭空召唤一道狂风旋转在身周,像是一件披风也似,力量强的,可以将攻近了身前的飞剑都吹飞出去,乃是一道风字法诀里面的防御之法,只是屈真幻毕竟是练气境界巅峰,刀道修为又很强,这一道大披风之术,绝对不可能拦得下他这一刀……

    屈真幻一开始还觉得有些诧异来着,不知道方贵施展这道法术做什么。

    但很快他便明白了过来。

    狂风一起,方贵便被身不由已的卷了起来,整个人急急向着半空中飞了出去。

    他不是在借大披风术抵挡刀劲,而是借这道法术带着自己躲闪,更可怖的是,他飞到了半空之中,狂风仍在他身边不停的旋转,居然使得他稳稳停在了半空之中,并不落地。

    就连屈真幻,看到了这一幕,眼神都直了。

    怎么可能有人将大披风术施展得如此精妙,让自己借着风劲凌空虚渡?

    然后还不等他反应过来,方贵忽然之间,又是连捏数道法印,他腰间乾坤袋里,忽然间便出现了一道锋利的红光,那赫然便是一道飞剑,而在这飞剑出现的霎那,剑上已是光影晃动,居然连现九道剑光,犹如九道血红色的影子,于半空之中交织,直向屈真幻飞来。

    金字诀,御剑术!

    这里的御剑,却不是踏剑飞行之意,而是真正的御飞剑杀人。

    方贵之前学得是剑道,属武法,讲究剑不离手,近身恶战,哪怕是鬼灵剑这等速度惊人的飞剑,也是持在手中,方可御敌,但如今学了法术,对飞剑的运用却一下子调转了过来,他的手掌碰都没有碰鬼灵剑一下,而是直接以法术摧动了剑中法阵,化出剑影伤人。

    如今他在半空之中,居高临下,九道剑光倾刻间便到了屈真幻面前。

    迅如闪电,寒气逼人,九道剑光,仿佛每一道都有开金裂石之力。

    如此之近的距离下,飞剑速度又快到惊人,屈真幻几乎倾刻间便被剑光笼罩在了里面。

    迎着那锋锐剑气,屈真幻也是大惊,刚才本来是他步步抢功冲到了方贵身前,试图将方贵一刀斩杀,但却没想到,这刚刚近了身,方贵便借大披风之术逃了开去,然后瞬间飞剑御敌,倒像是他故意卖个破绽,引得自己冲到他身前,掉进了他的陷阱之中一般……

    谁家修炼法术的会用这等行险法子?

    更关键的是,他这连续两道法术,怎么又是精妙到了这等程度的?

    这特么的究竟会多少法术?

    ……

    ……

    “八门鬼刀!”

    屈真幻心间大惊,但生死之际,他还是忽然咬紧了牙关,电光石火间,连挥九刀。

    倾刻间,上下左右八道八方,同时出现了一道模糊的鬼门,有刀光乍起。

    这一道法术,乃是缺月宗的一道绝学,借鬼刀之力,连斩八刀。

    而屈真幻在这生死之际,将他无数年苦练的精髓皆发挥了出来,神经绷紧,心志通玄,根本来不及用眼睛去看,只是凭着感觉出刀,不但斩出了异常精准的八刀,将八道近身的剑光斩灭,甚至在斩出了最后一刀之后,百尺竿头更近一步,突兀的又出了一刀……

    八门鬼刀,却被他斩出了九刀!

    “叮!”

    最后一道剑光被他斩灭!

    在斩出了这一刀后,他甚至心间生出了无尽触动,觉得自己摸到了某个刀道境界的门槛。

    如今的魔山之侧,看着这一战的缺月宗主,都想要为屈真幻叫一声好,他直觉的发现,这位一直被自己暗中培养的天才弟子,在那飞剑压力之下,好像又要突破了……

    ……多好的苗子啊!

    ……

    ……

    “法术修炼到这等境界,你实在是不凡,但是现在你……”

    屈真幻于此刻不容发之间斩飞了九道飞剑,心间也大感畅快,同时战意高昂,狠狠抬头向半空之中的方贵看了过去,一身气血,都在哗啦啦流动,即将凝聚出最强一刀……

    然后也就在这时,他忽然愣住了。

    头顶之上,已经传来了一个声音:“飞……大石术!”

    然后他就感觉自己被一片阴影笼罩了。

    这时候,头顶之上借着大披风术飞在半空的方贵,正手捏法印,施展了另外一道法术。

    周围地面之上,正有无数的岩石碎片向半空之中飞去,越聚越多,化作了一块方圆四五丈大小的岩石,而且这个速度,还在不停的增加,转瞬之间,便已经有十丈方圆……

    这特么还真是一块大石头!

    不对,这应该是一座小山才对……

    本来打算直接向天挥出一刀,将方贵斩下来的屈真幻,忽然心底一阵发凉。

    居然又来了一道法术?

    而且这一道法术,明显比之前那些更可怕……个头就看出来了!

    屈真幻想也不想,忽然转头就逃。

    “哈哈,你能跑哪去?”

    但在这时,身后半空里,已经传来了一声大笑,然后便是黑影从天而降。

    轰隆!

    屈真幻在那一刻,像是被一座山给砸中了。

    那么大的一块飞石,又是这么近的距离,一下子从天上掉了下来,怎么躲?

    于是他很憋屈的,直接便被这一块巨大的石球给砸在了下面,石球崩碎,化作了无尽的泥砂与碎屑堆在了地上,上面尖,下面大,妥妥一个大土包,像是一座坟……

    “屈师兄……”

    不远处正逮着婴啼乱砍的项鬼王已吓得呆了,失声大叫。

    不仅是他,秘境之外,四大仙门之主也惊呆了。

    那么大一块飞石……呸,是小山头,结结实实砸下,得有多大力量?

    “好法术,好法术……”

    缺月宗主忽然转头看向了太白宗主,森然道:“这等法术,便是一般的筑基修士也施展不出来吧,而这小鬼三个月前,也只是个不中用的绣花枕头,老太白,你怎么教的?”

    太白宗主迎着四大仙门之主的目光,不动声色的笑了笑:“呵呵!”

    ……

    ……

    “哗啦啦……”

    也就在秘境内外,皆是一片死寂之时,那地上的小坟包尖上,忽然有山石滚落,立时引得众修大吃了一惊,凝神看去,然后就看到,那小坟包居然正在不停的晃动,像是有力量从下面鼓动,晃落了上面的山石,这样一幕,却立时使得众人心神都绷紧了起来。

    “吾……吾乃缺月宗领首真传……”

    坟包之中,忽然响起了一个低低的声音,像是浸满了愤怒。

    秘境之外,缺月宗主忽然大笑:“好,好个屈小子,果然不愧是老夫亲手挑出来的……”

    轰!

    在下一刻,忽然之间一道刀光,从那无尽碎石之下飞了出来,直斩得碎石乱溅,而后屈真幻一身是血的身影,从那碎石之中钻了出来,被那样一座小山包砸中,他居然还没有死,虽然满身是伤,看起来伤重至极,却还是身形笔直,愤然持刀向着半空大喝……

    “我怎么可能被你这样一个小鬼头给……”

    他话还没说完,便忽然咽了下去,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半空。

    秘境之外的缺月宗主,声音也嘎然而止,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

    ……

    ……

    方贵如今还飞在半空之中,仍然在施展着法术。

    仍然还是飞石术!

    不过这一次,他准备的时间多些,所以直接凝聚出了两座小山!

    “看样子刚才给你造的坟不够大,再给你添点土……”

    方贵看着刚刚从碎石里面钻了出来的屈真幻,认真说了一句,然后抬手两座山扔了下来。

    轰!轰!

    “我……”

    屈真幻只来得及叫出了一个“我”字,便直接被那两座小山给压在了里面,阵阵硝烟四起,轰隆隆如雷鸣,却使得他最后的话直接给压在了石头下面,待到硝烟散去,周围变得寂然,一座比刚才还大了两倍的坟包再次出现,只是下方,却实在没什么动静了。

    坟尖尖上,尚有一株柔弱的青草,随风晃动,轻轻摇摆。

    “嘿嘿,三个坟头,你再炸尸给我看看?”

    方贵在半空之中拍了拍手,大笑起来,显得非常之得意。

    “堂堂一宗领首,这就……死了?”

    而在秘境之外,四大仙门宗主也皆沉默了下来,久久无一人开口。

    这一瞬间,他们不仅惊愕于缺月宗领首真传之死,更是感觉那太白九剑传人展露出来的法术之强,这简直已超出了常识,让人无论如何都想不通……

    太白九剑传人的资质,无人怀疑,否则也不会得到太白九剑的真传……

    可是他小小年纪,以前又是修炼剑道的,如今才三个月时间过去,怎么将这么多法术修炼到这种境界的?

    从这一战开始,他已前后施展了火鸟术、小雷鞭、冰箭术、披风术、御剑术、飞石术等六道术法,而且每一道都显露出了非凡的造诣,或是威力奇大,或是精妙到了极点,他是怎么做到的?

    尤其是缺月宗主,拿着酒壶的手,在这时候都颤抖了起来,也不知内心想些什么。

    倒是太白宗主,在这时候终于忍不住无奈的叹了一声,目光像是有些责怪一般的看向了半空投影里的方贵,忍于说了句话,叹道:“这孩子啊,下手也太没轻重了……”

    

  http://www.jlgill.com/huimiezhongshengji/1031411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lgill.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jlgil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