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九天 > 第四章 浑不吝

第四章 浑不吝

    那女侍和老嬷嬷眼里,方贵就是一个机灵老实的乡下野小子,如今她们尚未远离险境,自然应该多作提防,再加上青衣女侍的伤毒无法拖延,须得立时救治,否则轻则损了修为,重则伤了性命,但又不好将小姐扔在一边,这才顺手将方贵抓了壮丁,让他陪着小鲤儿,但殊不料,当她们二人准备妥当,一心只管着疗伤去了,方贵却露了浑不吝的真面目。

    瞥了一眼胳膊上的银蜈蚣,方贵心里是带了点气的。

    “谁家的饰物是带上了之后就摘不下来的?”

    随手拔弄了两下,方贵虽然还不敢确定,但也隐隐有了某种猜测!

    只怕那个看起来慈详好心的黑衣老婆子,并不像表面那么好!

    不过他倒是想不了太多,只以为这是某种类似于镣铐一样的东西,防着自己偷东西的。

    越是这么想,心里却是愈的感觉不满了起来……

    ……方贵老爷我堂堂仙人后代,会偷人东西吗?

    ……能骗的情况下谁会去偷?

    就像是能偷的情况下绝不会去抢,这是原则!

    尤其可气的是,我好歹也是救了你家小姐的人啊,居然这么信不过我,太气人!

    当然他也知道,面对着这些飞天遁地的仙人,自己就算再不满意也没用。

    惟一能做的,就是捞点好处回来了。

    面对着笑眯眯向自己说话的方贵,小女孩抬头看了她一眼,又低下了头去。

    不知是腼腆,还是心里有事,居然不肯回答。

    “这小丫头长的好看,实则是个小傻子不成?”

    方贵忍不住站了起来,背着手在厅堂里溜哒了一圈,忽然转头,向小女孩嘿嘿一笑。

    小女孩看了他一眼,便低下了头去。

    “这小丫头居然没有被我迷倒,看样子眼光不如小红宝……”

    方贵心里憋闷,又溜哒了一圈,向小女孩道:“我带你出去玩吧?”

    本是随口一问,没想到小女孩看了他一眼,居然点了点头,从椅子上滑了下来。

    方贵大喜,便领了小丫头走出门去,便在庄子里左右逛逛,随口问她些话之类的。

    “你叫什么名字啊?”

    “小鲤儿……”

    “哪来的?”

    “东土!”

    “过来干嘛?”

    “拜祭妈妈的!”

    “你妈死了?”

    “……”

    “我也没有妈,爹都没有!”

    “哦……”

    “哈哈骗你的,其实我有妈,只是还没来接我……”

    “……”

    “……”

    这小女孩着实乖巧老实,有问必答,没多大功夫,就让方贵套了个干净。

    这才知道,原来这小鲤儿并未安州人,而是来自遥远的东土,东土具体有多远,方贵也说不清楚,只是勉强搞明白了,这小丫头的生身之母葬在了安州,这一次来祭母,却遇到了一些坏人,一番厮杀,那些坏人被击退,但侍卫尽亡,她的青衣女侍也在这一战受了伤。

    方贵遇着她时,便是她的侍卫正被人缠着恶斗之时。

    任是谁听了这小丫头的身世,也能猜到她来历不凡,但方贵倒觉得无所谓,反正自己也是仙人后裔,只是自家白胡子老爷爷也没有过来接自己而已,哪能比这小丫头差了?

    面上也不显露什么,只是嘻嘻哈哈带了这小丫头玩。

    他是在牛头村上一路野着长大的,掏鸟蛋,弹石子,无不精通,这小女孩出身再是显贵,也是个七八岁的小丫头而已,只是生性木讷,但小孩儿天性尚在,跟着方贵这样的孩子王更是感觉趣味无穷,虽然游戏简单,她却没多久便被方贵吸引了过去,跟着一起玩。

    期间青衣女侍与黑衣老婆子仍不放心,停下了疗伤,观察了几回。

    见两个小孩玩的开心,青衣女侍笑了起来,道:“这野小子居然开始教小姐爬树了,真是不懂规矩,万一小姐回去时,变成了一个野丫头,那可怎么办?”

    黑衣婆子笑道:“小姐在家里太憋闷了,生生养的像根木头一般,胆子小,心又善,本是天之骄女的命,但在家里却是步步难行,人人欺她,尤其是夫人走了之后,更没见过她的笑脸,如今有个同龄的人陪着她玩耍,沾些野小子的胆气,对她来说倒也不是坏事……”

    “这小子若真能帮到了小姐,倒是他的一桩儿造化,回头可多赏他些!”

    青衣女侍笑道:“你不是一直说自己一身修为无人可传么,这小子还算有些资质!”

    黑衣婆子笑了笑,摇头道:“你莫要激我,修行正法,非福缘深厚之人不可轻传,这小子能在山野里误打误撞救了咱家小姐,看样子有几分造化,但他小小孩儿,能有多少气运?不经三灾六难,怕还承不住我这修行正法,临走时给他些银钱,让他在这凡间做个小小富家翁也就是了,那修行大道,又岂是人人可走的,老婆子我也懒得再带徒弟啦……”

    两人说笑几句,便再次开始疗伤。

    但她们却不知道的是,耳听着墙角里的蟋蟀又不敢叫了,已经摸清了这个规律,而且与小鲤儿厮混的比较熟了的方贵,正一脸忠厚的看着用灵巧的小手抓石子玩的小鲤儿,努力的露出了自己平生最好看的笑脸,笑眯眯问道:“听说,你学过很厉害的家传仙法呀?”

    说出了这话时,他心里着实得意。

    黑衣嬷嬷大概也没想到,她觉得方贵还不够资格得传她的青虚正法,但方贵其实也没看上她的法门……

    “之前她们还以为我没听到,那老嬷嬷一定还懂得更好的仙法,只是不肯传给我,不过没事,她们两个的身份,一看就不如这个小丫头,要她们的仙法,不如要这个小丫头的!”

    他心里正分析着:“最主要是这个小丫头一看就笨!”

    而迎着方贵笑眯眯的脸,小女孩犹豫了一下,才轻轻点头,道:“有的!”

    方贵更是得意了起来,悄声道:“你把它教给我!”

    小女孩摇了摇头,道:“爹爹说过,仙诀不可外传!”

    “你……”

    方贵气坏了,扬起了手来:“信不信我揍你?”

    小鲤儿眨了眨眼睛,也不知道信不信,反正没有露出害怕的表情。

    方贵一生气,就一巴掌打了下来。

    落到她脑袋上时,却是顺手摸了一把,哈哈一笑,道:“你这么乖,我哪舍得打你?”

    眼球子骨碌碌一转,又开始琢磨起了别的办法。

    看样子青衣女侍伤的实在不轻,与黑衣嬷嬷两个人在这庄子里呆了三四天,每日里一半时间都是在疗伤,不过让这两人省心的是,这个随手从山间抓来的野小子,倒是比她们想象的还要机灵能干,每日里带了小鲤儿在庄子里玩耍,倒让她比平时还活泼了些。

    她们一开始还不放心,总要瞧上一眼,但过了一两天,见这两个小的玩的如此融洽,倒是渐渐放下了心来,甚至私底下说起来话来,都觉得让小姐这般放松几日也不错了。

    再加上这几日过去,对头一直没有找上门来,便也渐渐放心。

    等到家族里有人来接,便可以放心的回去了。

    不过她们没想到的是,两个小的一团和气的表象之下,却也暗流涌动。

    方贵早已观察的透彻,发现青衣侍女与黑衣老嬷嬷每天酉时到子时,都要固定要在偏殿里聊伤,这段时间里,两人是顾不上别的什么东西的,胆子便也渐渐的大了起来。

    “小泥鳅妹妹,你家的仙法叫什么名字啊?”

    “九元正典!”

    “很厉害吧?”

    “爹爹说是很厉害的!”

    “你说给我听听,我看看厉不厉害……”

    “不能说的!”

    “我看你就是没学会……”

    “……嗯!”

    如此这般的对话,方贵每天都要找机会说上几回,但奈何,在他眼里这个老实巴交的傻丫头,平时说什么无不答应,偏偏在说到了她们家传的仙法之时,总是油盐不进。

    吓也吓过了,激也激过了,偏偏一点用也没有……

    这倒让方贵大爷心里起了些火头,越是拿不到的,越说明值钱,自己怎么能轻易的错过?

    这一日的午后,方贵跑了出去,忙活了一上午,这才跑回了她平时休息的正堂窗外,探着脑袋一瞧,只见小丫头正似模似样的盘坐在榻上吐息,小小的人儿,身边却飞舞着道道若隐若现的灵气,一丝一缕,从她身周交缠而过,犹如神法显化,看起来让人极是眼热!

    “这就是仙法啊……”

    方贵看着一阵激动,这要是自己学会了,每天演一遭儿,牛头村里谁敢不服气?

    只是这小丫头难缠,逼得自己不得不祭大招了!

    看着自己手里拎的竹筐,方贵顿时有些得意了起来……

    “凭我方贵老爷的本领,还吃不定你个小丫头?”

  http://www.jlgill.com/huimiezhongshengji/168379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lgill.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jlgil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