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九天 > 第二十四章 飞剑奇才

第二十四章 飞剑奇才

    “刚才我只是飞剑忽然倒转时,心里一惊,忘了保持灵息与飞灵的循环,这才从飞剑之上掉了下来,倘若在那时候,心里不慌,腰上使一股巧劲,就可以让飞剑翻回去……”

    总结了第一次经验的方贵,立刻便又开始了第二次尝试,上一次他只在湖水之上飞了数息功夫便掉进了湖里,但这一次,却硬生生多挺了一会,然后又因为飞剑回旋之时控制不好力道把自己甩飞了出去,不过他立刻又一次的爬回了悬崖之上,第三次从崖上冲了下来!

    四次……

    五次……

    六次……

    ……

    ……

    “咚”“咚”“咚”

    湖面之上,时时溅起悲惨的水花。

    但悬崖之上,却总是会有一道固执的剑光,再次俯冲出来。

    两三里,竹林凉亭里的几位太白宗弟子,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们也浑然忘了自己之前正在谈的事,只是无语又惊叹的看着那个一次次栽进水里,又一次次爬上了悬崖,驾御着飞剑冲出来的小小身影,心里直觉得三观都有些崩溃了!

    身为仙门弟子,他们当然听说过许多异想天开的想法,像这个小子一样,借悬崖来练习飞剑的也不少,这些人里,或是有被摔断了腿的,或是有吓破了胆的,大多数都成为了仙门弟子里面的笑柄,看起来这个小子与那些人也无甚不同。

    只是区别在那于,那些人在或多或少吃了几次苦头之后,便都老老实实的收了这些不切实际的念头,而眼前这个小子……

    ……他这是不怕死,还是不怕摔?

    一开始都抱着一个看笑话心态的众人,在这时候也感觉有些笑不出来了,凉亭里的气氛倒一时显得有些沉寂,只有远处那湖面之上的小子怪叫之声不时传来,似乎有些兴奋。

    “叮……”

    在这沉默气氛里,那位颜师姐轻轻拔弄了一下膝上的瑶琴,轻脆琴音将众人从沉默中拉了回来,颜师姐轻轻从那三位乌山谷弟子的面上看了过去,抿嘴笑道:“张惊师弟,孟留魂师弟,许月儿师妹,你们三人皆是乌山谷里的佼佼者,要闯十里谷,通过考核对你们来说没多少难度,能不能够进入前十,好获取仙门的奖励才是你们该争的……”

    “不过对这前十之争,我们能够指点你们的却不多,十里谷内诸般忌禁,你们皆已明白,剩下的便需要自己努力了,一个月时间虽短,但多下些功夫,也能多几分胜算,看那湖上的小儿,年纪比你们还小了不少,却有这般胆气冒死练剑,说不定一个月后,你们的竞争对手又多了一人呢!”

    乌山谷弟子张惊、孟留魂和许月儿三人,闻言皆有些沉默,他们如今当然不肯相信那个明显刚刚接触飞剑不久的作死小子一个月后有资格成为他们的对手,却也知道这位颜师姐是在提醒他们,与其想方设法打听十里谷内会的布置,倒不如努力提升实力要紧。

    便皆起身,向那颜师姐和吕师兄道:“多谢师姐、师兄指点!”

    临走之时,那几人皆向湖上练剑的身影看了一眼,许月儿颇不服气的皱了皱鼻子。

    “有什么了不起的,我飞剑可比你强多了……”

    待到这几人走了,那位身穿白袍的吕师兄也不便久坐,他向着湖面上练剑的身影看了一眼,眼底有些不悦之色,似乎自己刚才说了这小子如此练剑不对,结果他却一次次坚持了下来,让他脸上有些不好看。沉默了片刻之后,道:“颜盈师妹,那小子不知规矩,在镜湖之上大呼小叫,扰你清修,要不要我去将他逐走,不让他在你的清修之地胡闹?”

    那颜师姐轻轻摇了摇头,道:“多谢吕师兄美意,但不必理他了,我只是奉命在此清修,但这镜湖又不是我的,也不是仙门禁地,他愿意在这里练剑,我又怎能乱人修行呢?”

    “……”

    “……”

    如今的方贵自不知道如今自己已经成为了凉亭之内颜师姐口中的正面典型,他甚至都不知道有人在看着他练习飞剑,他只是在一次又一次摔进湖水的过程之中,真切的感受到了一些御剑之时的技巧。

    这些技巧可意会而不可言传,自己不去亲身体会,便是别人跟自己再说再多遍也无法理解,而在这一次又一次的理解之中,他御剑飞在空中的时间愈来愈久。

    当然,虽然是一次次摔进湖里,但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他也一样遭了不少罪,不过方贵修炼的是九灵圣典,灵息强大,淤青与疲惫却在第二天便好了,并不影响第二天练剑,而且他灵息强大,源源不绝,也使得他比普通练气三层多了很多练剑的时间。

    别的练气三层弟子,连续御剑一柱香时间,法力便有可能耗光了,需要重新吐息,但方贵却完全不知疲惫,即使他连续不断的御剑,感觉也能撑到半个时辰时间之上。

    如此一天一天,方贵在镜湖上练了七八天飞剑,渐渐有了体会,驾剑愈发纯熟。

    到了这时候,他已和最初在这里练剑之时大为不同,身形御剑而飞,一道灵光穿梭于湖面之上,旋停旋进,腾挪转身,时而提剑冲向半空之中,而时低垂擦着湖面掠过,看起来轻巧娴熟,速度快时,甚至看不见人影,只见一道红色剑光于湖面之上飞腾,极为神异。

    这时候,他看起来已经完全不像是初学者了,倒是下过很多功夫的老手。

    “哈哈哈哈,我方贵老爷果然是仙人后代,天资不凡……”

    方贵自己也能够感觉自己在飞进一道的进境,每每御剑而飞,都心花怒放,于镜湖之上留下了他得意洋洋的怪笑,心里这份舒畅,当真是无法与别人讲述,美到了极点……

    “居然真练出来了……”

    方贵不知道的是,自己练剑的这段时间里,竹林深处,常有一双目光看向自己。

    那道目光,从一开始的好奇,要看他能吃几次苦头才肯放弃,到了后来渐渐对他起了些钦佩之心,再到了看到他御剑之术提升如此之快,而生出了些许惊叹,目光的主人联想到自己最初接触飞剑时,练到方贵这一步所需要的时间,便更是对他有了几分期许。

    “这小子,和门中其他弟子不太一样啊……”

    她不知道这个小子究竟是谁,又为什么平时连修炼也不顾,只是一心来练飞剑,毕竟乌山谷弟子,养息为重,如今除了那些准备在十里谷试炼之中通过考核的人之外,其他人都应该还是专心修炼才是,而这个小子若是为了十里谷试炼的话,飞剑水平又明显不够……

    “现在我在没有障碍的地方,已经飞得很好了……”

    而在这时候,镜湖之上,方贵跷了二朗腿,坐在鬼灵剑上,自己也在琢磨:“但这只是第一步而已,闯十里谷的时候,可没有这么轻松,反而是要躲避无数的障碍和凶险,所以我还应该继续练习如何闪躲障碍和逃避凶险,增加自己的反应本领……”

    这般细细琢磨着,方贵转头,看向了旁边的竹林。

    竹林幽深,无尽紫竹或高或矮,或粗或细,枝叶繁茂,杂乱无章,竹与竹之间,空隙有大有小,大的间隔数尺,小的不过拳距之间,远远看去,便像一堵墙,密不透风也似。

    “如果我能做到在竹林之中御剑,速度提到最快而不撞上每一棵竹子……”

    方贵眼睛渐渐发亮,慢慢从剑上爬了起来。

    “看他年龄不大,兴许只是门中哪位师长的子侄吧,不拘于三年之限,所以不必着急修炼,对飞剑起了兴趣,就异想天开跑到这里来练习飞剑,如今看他短短数日之间,便将飞剑修炼到这等程度,着实如奇迹一般了,说不定数年之后,门中又会出现一位奇才……”

    而今,那位凉亭里的颜师姐,也正在暗暗想着。

    她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好奇的看一个陌生人练习飞剑好几日,倒没怎么顾得上自己的清修,不过如今这个人御剑之术已有所小成,留在这里没用,想必也应该离开了……

    然后就在这时,她瞳孔陡然一缩:“他要干什么?”

    在她惊愕的眼神里,只见那坐在了剑上的小子,忽然间站了起来,一声怪叫,“嗖”的一声,脚下的剑变成了一道血光,直直的飞进了竹林里,然后就听见竹林之中一片噼哩啪啦,枝叶纷飞不绝,肉眼可见从竹林外围开始,一道杂乱的线直向着竹林深处塌了进去……

    “这么快的速度往竹林里面冲,不要命了?”

    那位颜师姐微微皱眉,轻轻一拍瑶琴,却从里面飞出了一道碧青色的飞剑,她踏足剑上,身形如一道轻灵的青光,直从凉亭里面飞了出来,向着那小子冲进竹林的方向掠去。

    总要看看他死没死才是……

    不过这位颜师姐还没飞到那个地方,却见静悄悄的竹林里面,忽然又响起了一阵大呼小叫竹碎叶飞的声音,然后便看到一道诡异的血色剑光直从竹林里飞了出来。

    那剑光歪歪斜斜,像是在努力躲避周围的竹子,但竹林如此之密,又怎么可能做得到,沿途也不知有多少紫竹被锋利的剑光撕碎斩断,一路倾塌,那个剑上的小子抱头鼠窜,背后已是一片狼藉……

    常人在这种情况下,恐怕早就从飞剑上跌了下来,他居然还稳稳的踏着飞剑。

    这基本功当真是修炼的不错。

    不过冲到了竹林边缘之时,他终于还是收势不住,被一株粗大的紫竹拦住了去路,若是直冲着紫竹冲来也就罢了,偏偏他心里居然还想着躲避,登时飞剑一偏,侧着划过了紫竹,这粗大的紫竹应声断裂,而他也被紫竹的枝叶结结实实扫中,生生从飞剑之上摔了下去。

    “咚!”

    脑袋结结实实撞在了湖边一块岩石上,彻底昏了过去。

  http://www.jlgill.com/huimiezhongshengji/168381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lgill.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jlgil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