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九天 > 第五十二章 一剑斩妖鸦

第五十二章 一剑斩妖鸦

    “哗啦啦……”

    那一群乌鸦飞在了半空,早就嗅到了方贵等人的气息,登时呱呱乱叫,直向着他们扑来。

    这些被妖气影响,但又算不得妖兽的怪物,最是难缠,真成了妖兽,便有了灵性,知道趋吉避凶,但这些乌鸦却介于普通兽类和妖兽之间,神识混乱,只知道聚啸成群,见到生灵便扑,这倒像是人喝醉了酒一般,不喝酒还知道怕,喝了酒就是逮谁弄谁了……

    不过乌鸦看起来凶猛,但方贵身边,却都是太白门培养出来的红叶谷精英弟子,自然不会将这些妖禽放在眼里,虽然身前乌央央一片很是吓人,他们却直接迎了上去。

    “唰唰唰……”

    络腮胡子岳川双刀挥舞,刀气成团,像是身前出现了一片雪光,那所有靠近了他的乌鸦,尽被他斩得羽血乱飞,成了一团烂肉甩飞了出去,极是凄惨。

    而那擅长符篆的朱子由,则是符光大盛,刺得身前那些乌鸦眼不能视物,在空中失去了方向,争相撞到了一起,扑簌簌坠向了下方,倒像是下饺子一般,偶有一些撞到了他身前来的,他也只是随手拂去,蕴含了强盛灵息的大袖,便像是一道狂风,将乌鸦打飞。

    叶真在这时候更为轻松,他只是手捏法诀,持在身前,头顶之上,玉简闪烁出道道玄妙的纹络,所有冲到了他身边的乌鸦,都被一层无形力量荡开,翅折骨碎,跌向了地面,远远看去,他身边不时有波纹荡起,像是召来了一层无形的水面,将他整个人护住了。

    张忡山在这时候,却是急于表现,他脚踏飞剑,手里却召出了数道剑光,围着他旋转不休,如今他已施展金光御神诀,那几道剑光之上,都散发出了淡淡的金色光辉,直接便冲进了乌鸦群中,剑光犹如几条蛟龙一般旋转,将一片一片的乌鸦都给绞成了血肉碎片。

    这一次从鸦群之中冲过,十停乌鸦里面,倒有近半是被他斩杀的。

    “这厮果然厉害啊……”

    方贵老老实实的躲在吕飞岩身后,也不知吕飞岩用了什么法门,他动也没动过,但却没有一只乌鸦敢近他的身,而方贵躲在吕飞岩身后,那也是安全的狠,好整以瑕的打量着张忡山,却见这张忡山一年之内进境不小,之前一剑斩落山石的他,可没有如今这么凶。

    正琢磨着与他交手自己有几成胜算,这时候挡在了方贵身前的吕飞岩却微微侧目,他留意到了方贵拿自己当盾牌,只是碍于身份,懒得训斥而已,但心间却也忽然起了一个念头。

    “我当初在后山呆了两年,也才得了两剑,而且那个废人看不上我,只传我剑式,根本不指点我太白九剑歌的真义,你这小儿何得何能,一年便得传了三剑,我倒要看看你的本事!”

    动念间,他左掌之中,一个小小的骨哨,便“嗖”的一声缩回了袖子里。

    从他们身边扑簌簌飞过,像是根本看不到他一般的黑色乌鸦,忽然间聚啸成群,直向着吕飞岩飞了过来,吕飞岩嘴角冷笑,身形轻轻一折,那群乌鸦便都冲向了方贵。

    “奶奶个腿,都不说一声的?”

    方贵眼前忽然出现了成片的乌鸦,直吓的一个哆嗦,心里暗骂吕飞岩,但眼见眼前无数乌鸦张开了尖爪与利喙戮到了自己身前,却也一时顾不得别的,身形灵活的在空中一翻,便已摧动了脚下飞剑,一道血红色剑光出现在了他手中,想也不想,便施展了太白九剑。

    仗剑江湖临风雨!

    方贵平时练这一剑,用得都是黑色石剑,沉重无比,如今用了鬼灵剑剑光来施展,却是显得更快更锋利,只见得他身边一瞬之间,便像是展开了一层一层的红色光幕,像是一把红伞,想要撑开所有的风雨,几乎一剑之间,便已将身周每个角度都护在了里面……

    “哗啦”一声!

    他这一剑扫过,所有冲到了他跟前的乌鸦都成了一团血雾,四下里爆开。

    周围几人察觉到了这边的异动,也都是一惊,齐齐看了过来。

    “嗯?”

    就在不远处,吕飞岩的瞳孔忽然缩小如针。

    方贵这一剑施展了出来,威力比他想象的还要大。

    这一剑,他也懂,而且苦练过,但他也自忖,倘若和方贵一样的施展了出来,却不见得能像方贵一般运转如意,心里不由得暗恨了起来:“我当初为了练这一剑,花重金请了无数同门来给我喂招,苦练两年,也不见得比这小儿更强,这说明那个废人……”

    “……当真只将太白九剑的真谛传给了这个小子!”

    很难形容这时候自己心里的滋味,那真是又不甘,又愤怒。

    “都看我干嘛?”

    却说方贵一剑斩杀了十几只乌鸦,心里也是一跳,他这一剑已经练了无数遍,更是在不知多少人的追杀下一遍遍的施展过,但还是第一次用这一剑来诛杀生灵,十几只乌鸦瞬间变成血雾的场景,多少也有些触目惊心,忙一边说着,一边又悄悄躲到了岳川的身后。

    “快些离开这里吧!”

    叶真见状,便说了一句,加快了速度。

    其他几人尽皆答应,全力向前掠去,只有张忡山一边开路,一边心里暗想:“看样子这小儿在后山确实学到了些东西,不过仅凭这一剑,也不算什么,斩杀乌鸦,算不得厉害,如果我以金光御神诀与他对上,还是有把握三招之内,便将他脑袋给割下来……”

    经过一番冲杀,这林子里的乌鸦已经少了大半,剩下的一些,也终于在这几位仙门弟子的悍勇之下生出了惧意,像是醉汉醒了酒,一边呱呱的叫着,一边四散飞入林中了。

    看样子,没事欺负欺负老鹰和野狼可以,这种没翅膀还会飞的真不好惹……

    方贵一行人,则是继续向前赶路,在这深山之中,妖气盘踞,着实催生出了不少妖类,不过这些妖类,大部分连妖兽都不算,随手也就斩杀了,遇到的那群乌鸦,倒算得上是他们这一行遇到的最厉害的,如此走走停停,约一日功夫,终于靠近了一座黑色山谷。

    “到了!”

    叶真第一个在山谷外停了下来,躲在了一块大岩石之后,他再一次取出了卷轴,观测一方,道:“那位散修第一次发现那婴啼妖兽的地点,便在这片山谷之中,这类妖兽,天生便知道自己诞生之地福泽深厚,所以轻易不会离开,再看这山谷之内,妖气旺盛,而且婴啼捕猎,多在夜间,而今天还未黑,所以它一定还在妖穴之中,我们要好好准备了!”

    朱子由抬头看了看天,皱眉道:“如今距离天黑还有半个时辰左右,时间够么?”

    叶真沉吟一番,道:“倘若计划顺利,倒也够了,但若是有了变数……难道我们还要再等上一夜?捕捉婴啼妖兽,最好便是在白天,晚上它更凶狂,且不好布置陷阱……”

    众人都拿不定主意,便转头向吕飞岩看了过去。

    吕飞岩没有躲在岩石之后,而是长身玉立,目扫四周,淡淡道:“不过是一只中阶妖兽而已,又不是没有捉过,何必再苦等一夜,况且这次,我们本来就做足了准备,真失了手那才是笑话,还是一切照计划行事,快些将他捉了,好回仙门述功去吧!”

    他是队首,自然谁也没有意见。

    叶真便直接取出了一道阵图,以及各种阵旗、玉简等物,挨个分派任务:“岳川师弟,你去东方十里之处,依着我给你的玉简,将这些阵旗布下,然后守在百丈之外,伺机而动,子由师弟,你去西方七里之处,布下这些阵旗,再挖一深坑,以符篆掩去痕迹!”

    “吕师兄,这一方位置便由你亲自坐镇了,而我,会去南方做些相应布置回来!”

    他擅长阵法,又是吕飞岩心腹,对他的安排,却是没人提出异议,尽皆答应了下来,就连吕飞岩,也轻轻点了点头,表现的对他十分信任。

    但在这时候,方贵却看出了苗头不对,小心道:“叶师兄,那……我们干啥?”

    叶真转过了头来,笑眯眯看了方贵一眼,道:“方贵师弟,张忡山师弟,你们两个,可是这一次计划里的重点,我早已计划妥当,能否成功,就看你们二人表现如何了!”

    “嗯?”

    方贵心里微微一跳,从他脸上看到了李屠户杀猪前的笑容。

    而在方贵身后,张忡山则轻轻笑了起来,道:“方贵师弟,计划我都知晓,跟我走吧!”

  http://www.jlgill.com/huimiezhongshengji/954092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lgill.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jlgil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