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9章 惊骇

    卢嘉杰先是一愣。

    继而。

    “草,你他/吗是什么东西啊!”

    “老子牛不牛b,管你吊/事?”

    卢嘉杰哼了一声,完全没把楚默放在眼里,一个劲的骂道。

    除此之外,那几个回过神来的富二代青年,也是一个个脸上,露出了嘲讽鄙夷的眼神。

    “小子,你知不知道卢少是谁?”

    “在卢少面前装b,活腻了是吧?”

    …

    卢嘉杰身后的几个富二代青年,都是冷笑了起来。

    “小子,给老子跪下,不然,老子今天干死你麻/痹的!”卢嘉杰直接站了起来,对着楚默很是嚣张的吼道。

    卢嘉杰的一切表情、一切行为、一切举止,楚默都看在眼里。

    他,没有吭声,但笑容,却忽的更冷了。

    “去给我找根钢管来,哦,对了,要纯钢打造的!”

    楚默对着跟在叶蝶舞身后的一个纹身壮汉说道。

    “好…好的。”那纹身壮汉一愣,点头,马上去拿。

    很快,那纹身壮汉拿了一根钢管过来。

    “宝儿的双腿,是你指使别人撞断的对吗?”楚默忽的看着卢嘉杰,淡淡的问道。

    “嘿嘿…是老子撞断的又如何?小子,还他/吗拿钢管,吓唬老子啊?你以为老子是吓大的?搞笑!”

    “草你娘/的,你应该感谢的是,老子只是叫人撞断了她的双腿,她现在能活着,就应该感激老子了。”

    “我实话告诉你吧,老子不仅是撞断她的双腿,到时候,还要狠狠的玩弄她…你又能拿老子如何啊?”

    “说起来,这女人,还真是个贱/货,老子当初就应该把她给直接强了,玩了!”

    卢嘉杰一个劲的说着。

    楚默没有阻止,就那么让他继续说下去。

    但,整个现场,除了卢嘉杰的骂声,再也没有其他的声音。

    现场,很诡异!

    卢嘉杰也终于意识到了一丝不对劲,因为,他看到楚默手里拿着钢管,一步步的朝着他走了过来。

    没人阻止,更没人多说一句!

    砰!!!

    下一秒,谁也没想到,楚默就那么,直接一钢管,砸在了卢嘉杰的脑袋上面。

    血,涔涔的流出,痛得卢嘉杰整个人都凄厉的惨叫了起来。

    “继续说啊!”

    楚默微微眯眼,声音很冷。

    继而。

    砰!

    又是一钢管!

    这一次,力道更重,画面,更为吓人。

    “你…”

    卢嘉杰眼睛都红了,捂住脑袋,怒吼一声,就要站起来攻击楚默。

    然而。

    砰!

    砰!

    砰!

    砰!

    那钢管撞击的清脆声音,不断的响彻了起来,一连砸了五六下。

    一下子,卢嘉杰只觉得天转地旋,整个人都觉得好像快要死了。

    “老子让你他吗继续说!说啊!”

    楚默一边骂着,手中的钢管,却又是持续不断的砸下。

    砰!

    砰!

    砰!

    那声音,太过于刺耳,那画面,太过于惊人。

    一时间,那几个富二代青年,都吓傻了。

    这他/吗哪里是打人啊!这简直就跟打棒球似的!

    好一阵,楚默停了下来,坐在了卡座上面。

    有人帮他点燃了一只香烟。

    有人帮他擦拭着血迹。

    “现在,告诉我,你还能牛b不?”

    楚默吐了一个烟圈,似笑,也非笑,满脸玩味的看着卢嘉杰:“怎么?现在没话说了?”

    卢嘉杰的第一反应是惊恐,然后,疯狂的倒退着。

    好半天,他才从惊魂中回过神来,狠狠咬牙,掏出了手机,颤抖着声音道:“你…你给我等着!”

    “给你三分钟,随便叫人!”

    楚默并未阻止他,而是微微眯着眼,笑容很灿烂的看着他。

    今天,不管卢嘉杰的背景后/台有多强,有多深,他,都死定了。

    卢嘉杰的确很有背/景。

    电话打出去,大约五分钟。

    蝶舞酒吧门外,呲呲停车的声音,不断响起。

    各种豪车、名车、都停在了门口。

    与此同时,数十名身穿西装皮鞋的上位者,走了进来。

    其中一人,更是身穿黑皮大衣,在他身后,跟着五六名警员,来头绝对不小。

    “我,是卢嘉杰的小舅,盛华集团的董事长!”一个四十岁出头的中年男子站了出来,对着楚默说道。

    “我,是卢嘉杰的二叔,青阳市最大人才市场总监部部/长!”又一个中年男子,站了出来。

    .......

    几人的背景,身份,刚刚说出来,顿时,现场一片哗然。

    任何一个人的身份背景,拿到台面上,那绝对是惹不起的。

    看样子,楚默会妥协,还会道歉!

    卢嘉杰也是这么想的!

    然而,楚默只是眨了眨眼睛,笑着道:“让你们当中,身份背景最牛b的站出来跟我说话!你们不够格!”

    “你…”

    这话一出,几个中年男子的脸色,一变再变,气得眼珠子近乎冒火。

    “那么,我够格了吗?”

    这时,那身穿黑皮大衣的中年男子,一双眸子,深深的盯着楚默,眼神格外冰冷:“我,青阳市东/区焗长,你现在所在的整个东/区,都在我的管/辖之内,现在,我命令你,跪下,给卢嘉杰道歉!”

    然而,楚默,好似,直接将他当成了空气。

    对,就是那样!

    继而,楚默走到了卢嘉杰的面前,脚掌,就那么抬高。

    然后,落下,踩在了卢嘉杰的头上。

    卢嘉杰,死!

    “杰儿!草!你他/吗找死!”

    那一刻,那身穿黑皮大衣的中年男子,整个人双眼欲裂,暴怒到了极致,疯狂的吼道。

    同时,他手中的配槍,直接拔了出来,对准楚默的脑袋。

    楚默愣了愣,突然笑了:“你觉得你敢杀了我的话,就开槍啊!”

    那声音异常霸道、肆无忌惮!

    “你他/吗以为我不敢吗?”

    卢峰的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一般,疯狂的低吼着,好似恼羞成怒的狮子。

    他紧紧的握着槍,情绪有些激动,似乎,就要开槍。

    他,真的很想很想开槍!!

    他,眼中全是杀意!!

    特别是楚默那张狂的眼神,挑衅的话语,让他,简直不能控制体内的怒火了。

    “住手!”

    “敢伤楚少半分,你这辈子,都只能蹲在监狱了!”

    就在这时,一道威压的沉喝声,响了起来。

    与此同时,一个中年男子,快步的走来,在他的身后,跟着数十名警员。

    来人,正是房天荣。

    (本章完)

    

  http://www.jlgill.com/juemeizongcaidechaojibingwang/69313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lgill.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jlgil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