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四海天冥 > 第二十五章 无郁去世

第二十五章 无郁去世

    陈夫人被抓住后,怒骂陈文彬怎么能做这种缺德的事情,但陈文彬好像疯了似的大笑,脸上露出狰狞可怕的笑容。

    “既然已经被你发现了,那我就做个好人,让你和你丈夫团聚吧!”

    后来陈夫人就被他们打晕了,等她醒来后就发现自己在牢里了。并且还发现了很多说是已经死了或者失踪的弟子原来是被关在了这里。

    当然,还有自己想念了十年的丈夫竟然还尚在人世!

    听完无郁母亲的事情,沐辰越发感觉此事并不是简单的家族权利争夺,这陈文彬和那黑袍男子定然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勾当。

    断舍离在一旁听完了所有事情后,问道:

    “可为什么陈文彬要伤害无郁呢?陈夫人您一周前就被抓了,可无语这一周都有收到您发的消息,这明显是为了引无郁回来,而他现在又中了毒,这陈文彬是想做什么啊!”

    “他这是为了一本医书《天地岐黄》。”

    陈平之说着起身走到了窗前。

    “这本医书是先祖陈留意外得到的,这书记载了天下之病,之毒,之灵物,并且还详细记载了克制解除的方法。

    也正因为这本书当年陈留才找到了治疗瘟疫的法子,陈家才发扬光大,有了现在的地位。”

    “爸,那这本书呢?”

    “唉!”陈平之叹了口气,转过头来,“这书落在良善之人手里,那就是医书,若是落入居心叵测人手里,就能炼化邪物,残害苍生,就是一本邪书啊!”

    正因为如此,无郁的祖父陈留将这本书分为成了上下两册,上册只记载治病之方,下册记载精怪炼制邪恶之术。

    这上册传承给了历代家主,而下册被陈留藏在了某个地方,早已不知所在。

    但这被分为上下册的事情除了家主外谁也不知道。所以,陈文彬当年要害死自己的哥哥,是因为他以为只要当上了家主就能拥有这整本书。

    可当他拿到后才发现没有下册,他使出了所有手段虐待陈平之都没有得到。

    后来,他开始自己研究炼制恶毒之法。三楼密室里被关押的人越来越多,每隔一段时间就有被带出去再也没有回来。

    直到前些日子他抓了无郁母亲,以此要挟陈平之说出下册的下落。但陈平之是真的不知道,可陈文彬以为他还是不想说,所以就设计引来了无郁,准备用无郁的性命要挟。

    这屋子里的人大概把整件事情理清楚了,眼下要做的就是弄清楚陈文彬和那黑袍男子到底在做些什么。

    天亮之前,无郁的父母还是坚持让沐辰送他们回到了三楼的密室里,为了避免引起陈文彬的怀疑,只能这样做了。

    只有解决了这件事,无郁一家人才能真正的团聚。

    在天蒙蒙亮的时候,无郁房间传出了悲痛的哭喊声。

    断舍离打开门跑了出来,一间一间的拍打着房门。

    “快救人啊!无郁不行了!”

    跑了一圈后,无郁房间已站满了人。等陈文彬着急的跑进来时,众人忙让出一条路来。

    见沐辰和断舍离跪在无郁床前摸着眼泪,陈文彬也没问话,直接把了无郁脉搏,经过一系列检查确认无郁死亡后。

    陈文彬慢慢站起身,流着泪对陈家人说道:

    “我侄儿一生没做过错事,他的后事,我们作为家人一定要好好操办。无郁泉下有知,一定会保佑我百药谷的。”

    陈文彬说完派人将无郁抬了出去。

    留在屋内的沐辰和断舍离二人拍了拍膝盖站了起来。

    “这无郁还真是厉害,让人假死的药都能做出来,连陈文彬这么心机的人都骗过去了。”

    “要是没骗过去我们这计划还怎么进行。”沐辰说着从包里拿出了一颗药:

    “无郁说过那药只能维持两天时间,要是没有这解药他就真的死了,我们得赶紧按计划行事。”

    沐辰和断舍离借口说出去转转,缓解一下心情,便离开了百药谷。

    二人按无郁母亲的描述找到了那处洞穴,果真里面放着一顶炼丹炉。

    沐辰上前将炉子打开,取出了个盒子,里面放着几颗黑色的药丸。

    断舍离问道:“这是什么?”

    “不清楚,我们拿一个回去问问陈平之。”

    沐辰说完从里面拿出一颗,随后将盒子轻轻放好,二人检查了几番,确定没留下痕迹后走了出去。

    等沐辰和断舍离回到百药谷时,这陈家大门上已挂起了两个大大的白灯笼。而里面白布,挽联,灵堂都已经设好了。

    没想到这陈文彬还真是没有耐心,无郁死了不到一天,就要连夜将人下葬了。

    断舍离看到这副情景,心中甚是感叹。

    “陈文彬这样做陈家其他的人都不反对吗?还是一点亲情都没有了。”

    “你没见早上那会儿那些人都对陈文彬毕恭毕敬的吗?如今无郁一家都死了,没有什么能对陈文彬的地位构成威胁了。他想做什么还有谁敢说不!”

    沐辰说完也是一阵感叹,拉着断舍离回了房间。

    到了夜晚,一段唢呐的声音的划破了夜空,百药谷中奏起了哀乐。

    陈文彬派了人来请沐辰和断舍离去大堂参加葬礼。

    二人到了大堂,今夜百药谷灯火通明,大堂和外面的院子里站满了人,都是前来参加葬礼的。

    沐辰心中觉得奇怪,无郁顶多算一个前任家主的儿子,陈文彬怎么会请了这么多人来?

    仪式开始,陈文彬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流程,到最后发言时刻还悲痛的哭得晕了过去。

    周围的人见了赶紧围上去将他扶起,沐辰趁着嘈杂的人声,悄悄附耳对断舍离说了句:

    “他戏这么好咋不去当演员呢!”

    陈文彬在椅子上休息了一会儿,便起身吩咐下手将棺材抬到了百药谷后面的陈氏墓地里。

    当然,这棺材里的人早已不是无郁了。

    埋棺材的时候陈文彬并没有跟去,借口说自己情绪难以平复,回屋休息去了。

    沐辰和断舍离从陈文彬回屋开始就施法隐身跟着他了。

    大概半个时辰后,陈文彬悄悄从屋子里走了出来,他伸头朝屋子后面看去,此刻墓地里的仪式还在进行着。

    陈文彬便径直上了三楼,到了暗室里。

    “哈哈,哥哥嫂嫂,好久不见啊!”

    陈文彬得意的背着手站在陈平之夫妇的牢房前。

    “哼!你来干什么?”

    “别这么冲嘛!我来只是告诉你们,你们的儿子,我亲爱的侄子无郁,死了,哈哈哈哈……”

    “什么!我的儿子啊!”

    “陈文彬你不得好死!”

    陈平之夫妇自然是知道无郁不是真死的,装出了这悲痛欲绝的样子。

    陈文彬并没有看出什么不对,大笑着打开了门,“跟我走吧,带你们去见儿子的最后一面。”

    “今晚,我特意邀请了很多人前来,哈哈哈哈!一定会非常热闹的!”

  http://www.jlgill.com/sihaitianming/1040751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lgill.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jlgil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