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修士家族 > 第041章 采魂树

第041章 采魂树

    转眼便到了金秋十月。

    古崖居那六亩红髓米又到了收获的季节,傅十一站在田埂上,看着那一片黄澄澄的稻田,脸上的笑意藏也藏不住:

    “三伯,今年的红髓米亩产得有一千斤吧?”

    三伯颠了颠手中那沉甸甸的稻穗,笑得见眉不见眼:“傻丫头,可不止这个数,我估摸着,总产量得有八千斤,族里种了百余年的红髓米,最好的收成也只是亩产九百余斤,我们算是开创了历史先河了。”

    三伯说完,自得的捋了捋自己的胡须。

    傅十一却眠嘴一笑,今年由于灵脉升级,加上又有灵泉水浇灌,红髓米才有此丰收,当然也有她们打理得当的功劳。

    等到红髓米可以收割,远去张家支援的八伯等人也该回来了,时间刚刚好。

    吃中饭的时候,大家合计完最近要忙的活计后,傅十一想起傅达儿媳妇是年初怀的孕,估摸着也就这段时间要生了。

    一问之下,果真如此。

    女人生孩子,就如去鬼门关闯了一遭,而且之后能否坐好月子,更是关乎到产妇的后半辈子,傅十一便嘱咐道:

    “傅达媳妇,这样,等红髓米收割完,你便回家去,盛意媳妇终究年轻,家里没个经验丰富的老人,终究不妥当,等盛意媳妇坐完了月子,你再回古崖居便是。”

    傅达夫妇正有此意,可是这几年她们回家的次数太多了,一直不好意思开口,闻言自是千恩万谢。

    傅达媳妇道完谢后,开口道:

    “十一姑,我今天去你院里,给鱼缸换水时,发现那两条碧磷鱼消瘦了许多,而且没精打采的,您若不,去瞧瞧?”

    傅十一闻言,哪里还坐得住。

    她还指望着这对碧磷鱼发家致富呢。

    “也没有生病啊?”

    傅十一站在院子那口鱼缸,把神识从青鳞鱼身上收了回来,纳闷道:“莫非是迁了故土,住不惯?”

    一旁的三伯,想了想,却道:“我估摸着它们是心里不得劲咧,想想,别人好说歹说也是二阶灵鱼,原本在辽阔无边的大海里活得自由自在,如今却被困在这个小鱼缸里,换做是谁,心里都不乐意咧。”

    言之有理!

    傅十一点了点头,大海,她是创造不出来了,可是旁边不是还有四亩闲着的雁阳湖吗。傅十一当下决定,把它整理出来。

    反正以后青鳞鱼产了鱼卵,也是要动工的不是。

    傅十一用纳水旗先把湖水收拢起来,将库底的建筑物、树桩、大石头、土堆等清除铲平后,又让三伯施展火球术把湖底及四周烤干,采取挖心子的办法来清基。

    之后便是消毒。

    傅十一先拿出一个小布包,取出里面的黄色粉尘洒在湖底及四周,顿时湖里的那股腐朽的陈年气味随之消散,然后再拿出一个瓷瓶,扒开瓶塞之后,淡淡的白烟浮动,其余不好的气味也随之消失。

    “大功告成!”

    傅十一接着便往湖里注入灵泉水。

    一旁的三伯看着滚滚灵泉落入那湖里,终究有些不舍:“十一啊,这灵泉水金贵得很,我瞧着不若就让那两条青鳞鱼还养在鱼缸里吧,人生十有八九不如意,何况它们还只是条鱼呢,不习惯,也得学会去适应不是。”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傅十一只能当作没听见,等把水放满了,又往水里均匀的洒下已经发酵好的火云鸡的粪便,种下青鳞鱼最爱吃的夏林草。

    等夏林草长出一大片后,最后才把青鳞鱼放入湖中。

    “呼啦呼啦”

    青鳞鱼跃入水中,顿时欢喜得如同幼童一般,一雌一雄围着那片夏林草追逐戏耍,傅十一看着眼前这一幕,心里莫名的安宁。

    这十几天,她脸上虽不显,可对于小黄迟迟没有缓过来,终究是放心不下。

    等到红髓米收割前的第五天,外出长达数月的八伯等人终于风尘仆仆的赶了回来。傅十一瞧着回来的人唯独缺了十二叔,心里咯噔一下。

    八伯让执法队的人先去洗漱,又打发三娘回去休养,之后在小竹楼的议事大厅里脸色沉重的坐了许久。

    傅十一见其不开腔,心里隐隐有些不安,给三伯递了个眼神。三伯轻咳了一声,试探着开口道:

    “老八,怎样,这一趟还算顺利吧?我瞧着怎么十二没有跟你一起回来?”

    八伯扫了眼故作镇定的三伯,还有紧张得快要坐不住的傅十一,愣了一下,随后尴尬一笑道:

    “你们想多了,十二我直接让他去闫阳木林了,我们这一行,虽然都各自负了点伤,但总算是安然无恙的回来了,但张家,哎.......”

    在八伯的讲述下,傅十一才知道张家这一次可谓是损失惨重。

    据说,他们族里三名筑基期修士平日本是在族里墓地修行,然有一天却看见他们死去的一位假丹修士的先祖突然显灵了。

    这一下,可把他们三个激动坏了,对着先祖灵魂纳头就拜。

    却不想,那位先祖一招手,就把其中修为最高的一人直接捏爆了。

    最为恐怖的是,随着那位假丹修士先祖灵魂的出现,紧接着墓地里一位位祖先像是受到了召唤般,一个个从地狱之门穿梭过来。

    遇人就杀。

    完全就没了理智。只是一具杀人的恶灵罢了。

    可怕的是,他们的魂体,砍碎了又重新组合,像是永不磨灭一般。若不是剩下的两名筑基修士凭借族里的护阵大法,把一部分族人保护起来,张氏一族顷刻间就会在境州彻底除名。

    等到傅家的人赶到时,张家的人已经死得七七八八了,幸好傅十一祖父刚好从清虚门赶回傅家,路经此地。

    傅十一祖父本就是为了勘察怪谲一事而来,自是做了充分准备。一眼就看出张家祖先英灵乃是被一株采魂树怪谲所控。

    最后张家两名筑基修士在掩护其余人前去消灭那怪谲,差点死在了自己先祖的手上。

    虽然侥幸活了下来,但是修为尽失,只怕也活不长久了。

    “那怪谲一死,张家祖先英灵便跟着消散失踪,可张家三名筑基修士一死两残,如今其族中活着修为最高的就是张旭女的父亲吴仁山,还有二三十名没成长起来的练气低阶小辈。”

    八伯说着,有种兔死狐悲的伤感。

  http://www.jlgill.com/xiushijiazu/102119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lgill.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jlgill.com